這次手術時間很漫長,早上8點進手術室到半夜才出來,手術時間長達18個小時。


 


術後的商大哥看起來很憔悴,身體無法動發高燒、雙手冰冷水腫沒力氣、臉部開刀的地方包著紗布卻止不住鮮血汨流、血壓過低,大哥只能用寫字版溝通,他吃力地用雙手寫了『很辛苦!』、『很痛!』、『很累!』、『好像要死了!』…。


 


因為使用的止痛劑過多,無法再調整劑量,身旁的家人只能鼓勵大哥一定要堅持下去,以後還有很多事要做。沒想到大哥竟然用力寫了:『我要教人!』。大哥才剛清醒,人還在加護病房,心裡卻一直惦記著家支工作隊的方案,大哥希望以後可以進一步去協助其他還沒能上手的大哥大嫂們!


 


因為他知道,這個方案計畫對這些家庭來講,有多重要;他也懂,一個男人在罹病後,心裡對家人有著說不出的愧疚感與自我否定。雖然這份工作,要讓一個大男人拿起針線,這雖然不容易,但大哥更想為家裡盡一份力,期望自己還能盡一點作為父親的責任。


 


所以大哥總是關心小提袋賣的如何了?材質要改成怎樣才能增加銷售額?而每個月築夢基金的提撥又是對家裡的孩子能有多大的幫助…;大哥還說若是中獎了,就把大部分錢捐給陽光;或是如果可以遇到郭台銘,就叫郭台銘捐錢給陽光…那顆急迫的心意,誰都能感受的到。


 


大哥在跟時間賽跑;這些和大哥一樣處境的家庭也是。大哥甚至在回診時,感動了主治醫師,促成一張醫院的訂單,數量雖然不多,但每張訂單都是一份希望,一份支持這些家庭相守的力量。


 


大哥這次的手術很不順利,因血管阻塞不通,所以每天都又重新開刀,一星期內又再做了五次手術,時間可長達八小時。社工每次去探訪大哥,他總是緊握著社工的手,寫著:『再繼續開下去的話就要開死了!』這樣的恐懼與害怕,社工只能緊握大哥的手、盡力給大哥信心。而大嫂,在這段時間裡,看起來也滄桑疲憊許多,大嫂說,最怕在休息時聽到護士廣播叫著她的名字,深怕會發生了什麼事;但大嫂在大哥面前,總是鎮定著自己,細細問著大哥身體的狀況,幫他擦臉、鼓勵著他。


 


才幾天而已,對這一家人來說,卻已感覺撐過好幾年難熬的日子,大哥的勇敢、大嫂的堅毅、女兒每晚的探班、遠從南部上來的老父也天天來,這一幕幕的場景,不知有多少家庭也承受過一樣的磨難。


 


這場人生意外,緊緊繫住每個人的心,也因為這份愛,讓家人即使咬著牙也要一起渡過。如果可以選擇,沒有人會想挑戰這樣的難關,但大哥一家人,選擇用勇敢面對一切;未來的路還不知該如何走,但大哥心理掛念的不只是自己的家人,更多了一份對其他類似處境家庭的牽絆。他知道,這一戰,要有許多人的努力與愛,才能打勝。


 


備註:
1.民國95年,商大哥罹患口腔癌發病迄今,已經復發3次,歷經三次手術與電化療,現在的他感到很疲憊,很不願意再手術…,但電療後的傷口至今遲遲未好,經過好幾次的轉診與檢查,牙齦確定壞死無法修補,最終還是要面臨開刀與小腿骨重建的風險。商大哥在確定要開刀後,心情緊張外,也擔心術後情況,會不會就突然離開人世,在聊天間大哥坦承自己面對死亡的恐慌,也跟大嫂交代了後事如何處理…。


 


2. 關於家支工作隊方案:
「因為生病,才更加了解生命的珍貴」,在陽光的實務經驗中,發現許多顏損朋友(口腔癌者、燒燙傷病友)在手術之後要面對的,除了醫療的負擔外,心中更焦急的是,他要拿什麼來支撐這個家?家裡收入不到兩萬元,自己也無法再做勞力密集的工作,一般雇主對罹病病友也存有偏見,重返工作這條路越顯艱辛。但生活還是有開銷、看病要錢、小朋友奶粉學費也要花錢,這些實際的經濟壓力,讓顏損朋友心裡的負擔日益沉重。 
 


因此,陽光組成家支工作隊,提供其工作訓練,產製商品,或連結其他代工工作機會,使其家庭擁有一份穩定的收入來源,協助他們的家庭經濟自立。並透過獎勵提撥機制,給予孩子教育補助,除了改善家境外,也期望能深耕下一代教育及改善成長環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陽光娃娃 的頭像
陽光娃娃

陽光基金會

陽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愁愁
  • <p>同為重症患者我們一起加油.祝福妳</p>
    <p>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