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態的位置放對了,自己存在的意義就對了  BY 小諺

作者介紹:
接觸陽光基金會是從國中班導師拿了基金會的獎學金申請書給我開始,之後一直有在參加陽光的活動,有時是單純的參加者,有時會自告奮勇當服務大家的工作人員。生性樂觀,興趣廣泛,受傷面積僅有不算嚴重的22%,所以覺得自己能幫的上忙的地方都會盡力而為,已從高雄大學金融管理系畢業一段時間,目前為快樂工作的社會新鮮人。


給各位小陽光:

我是一個大約2~3歲就顏面灼傷的傷友,今年24歲了,個人覺得在整個求學10幾年乃至於成長的20幾年過程中,所面對、所承受的最大壓力,不是別人給的,而是自己給自己的!

小時候受傷的記憶已經很模糊了,除了要動手術有點可怕,傷口復原過程有點痛,復健過程有點辛苦,壓力衣穿起來有點不舒服以外,其他的,根本沒什麼;或者是說,那些我覺得微不足道的小事,已經被我給淡忘了。

在這過程中,家人給我的,是溫暖跟支持我撐過去的動力,在自己長大後了解其實家人承受的壓力並不比我小多少,很多問題都已經被家人給承擔了,我要做的只是讓傷口趕快好,讓能夠復健的身體功能恢復正常這樣而已,這段期間可以說壓力都是迫使自己長大的助力,但都是自我要求的,因為其餘的外來壓力都被家人給屏蔽了,所以我覺得能夠有樂觀且健康的心態去步入社會,家人的幫忙與鼓勵絕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在求學階段別人所造成的壓力,一部分來自於我們的同學,過程大概都是:到了一個新的環境,新的同學會先帶著異樣的眼光看你,接著會好奇的詢問你的臉怎麼了?比較直接的可能會問你為什麼長這樣或者是這些疤痕會不會傳染?一開始我想他們只是在試探,看你這個跟他們外表略有不同的人是否在本質上跟他們也有所不同;其他壓力來源,我想不外乎是老師、其他學校的長輩甚至是同學的家長,由於我們跟別人的不一樣,老師跟學校的長輩會質疑我們的能力是否比別人差,所需要的照顧是不是比較多會麻煩到其他人,我們的存在會不會不利於整個團體,其他同學的家長們會擔心的就是他的小孩跟我們在一起會不會有什麼不良影響。

關於這些壓力的面對與處理,在同學的部分,我想他們那些開端只是最基礎的接觸,如果我們勇敢去面對,並且帶著善意與真誠把他們問題給予回復,處理妥當,那麼大多數的人一樣會以善意回應你,最明顯的就是比較不會怕你,願意跟你交朋友,只要其中有一個人願意伸出友誼之手,那麼就代表成功的在這個圈子裡打下了人際關係的基礎;在長輩們的部份我們只能力求自己的表現去給他們看,告訴他們說我們只是外表跟別人稍有不同,但是我們的內在依然完善,甚至於我們因為走的路比別人多了一大段,所以我們的抗壓性比別人高,我們不服輸的精神比同儕強,或許一次兩次還不會有什麼明顯的成果,但是一直這樣表現下去,我想長輩們也會被我們所感動,老師們會指派重要的任務給我們,家長們也不會排斥他們的小孩跟我們交朋友,人際關係網的打開,會讓別人最後是重視”你”這個人的存在,而不是在乎你長的是否與他們不一樣。

但是!在這承受壓力的過程中你越是害怕,就會變得越是退縮,做起什麼事情都畏首畏尾的話,只會使自己陷入在一個為什麼別人要這樣對自己不友善、為什麼感覺自己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為什麼自己扮演什麼角色都不對的負面思想漩渦裡,隨著陷入程度的越深,自己就會變得對自己越來越沒有自信,心理不安的因素只會像雪球般越滾越大,原本別人給的壓力沒有很大,卻因為自己的一再閃躲不敢面對,在自己不斷逼迫自己的情況下,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來,最後變成碰到問題只想逃避的人,我想這結果是家人跟自己都不會想去接受的。

我想就是因為我在受傷以後有勇敢的去面對去接受我沒有跟別人長的一樣的事實,坦然的面對別人的詢問,把心態放在一個正確的位置,在發現大家可以接受我以後,我的思想便一直朝著樂觀面思考,因為如此我的朋友真的越交越多,而老師們覺得我的態度夠積極,也都會願意給我表現的機會,同學們的家長也認為我是個正向的人,所以不排斥他們的小孩跟我來往,綜合以上,我生活得十分快樂,也覺得我的生命過得充實有意義!

最後跟各位小陽光提醒一下:只有當我們去接受陽光,面對陽光,才不會被我們背後的陰影所驚嚇。

 

陽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