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政府支付這麼多錢,包括妳們的機票、住宿……陽光基金會的人放下他們的家庭跟工作這麼遠來到這……這一切就是希望妳們能把這項技術(壓力衣製作)學會。」


 


文、圖片提供/涂育嫺 (陽光基金會重建中心主任)「原文刊登於「全球中央」雜誌10012月號」


 


Made in Taiwan」這幾年已經成為品質的標示,但沒想到,台灣的燒傷壓力衣一樣名揚國際。陽光基金會服務燒燙傷患者30年, 在燒傷壓力衣的製作方面已累積多年經驗,今年10月在中華民國外交部NGO(非政府組織)委員會補助下,與尼加拉瓜兒童燒傷協會合作,獲邀前往尼 國 教授壓力衣製作。


 


燒傷其實是世界各地都有的問題,越是發展中國家發生率越高, 而且多集中在兒童或貧窮家庭。尼加拉瓜有40%的燒傷患者為四歲以下兒童,因為鄉村的生活型態是吃飯、睡覺、煮飯都在一個空間裡,兒童容易在遊玩時不慎燙傷。


 


一次課程 五國民眾受益


尼加拉瓜兒童燒傷協會有完整的燒傷中心及復健中心,免費提供燒傷兒童治療及復健,但是他們缺乏精密的壓力衣製作技術。燒傷疤痕造成外觀改變往往是燒傷患者復元後適應社會的一大障礙,也是燒傷治療後續最大的挑戰。一般來說,燒傷患者需穿壓力衣兩年,儘管緊繃、悶熱,但壓力衣會讓疤痕比較平坦、柔軟,並改善燒傷後疤痕增生狀況。


 


不只尼加拉瓜,其實整個中美洲國家都有相同情形。這次的課程學員來自中美洲五個國家,包括瓜地馬拉、多明尼加、洪都拉斯、巴拿馬,以及尼加拉瓜,都是台灣的邦交國,由各國主要燒傷服務醫院派代表參與,當他們學成返國後,再教導更多當地的醫療從業人員;一次課程能讓五個國家民眾受益,意義重大。


 


壓力衣貼不貼身,版型其實很重要。這次的跨國教學,包含課程準備、上課和醫院參訪,一共六天,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學會壓力衣製作技術,本來就不容易。來上課的學員都是原本製作壓力衣的人員,但沒有接觸過打版,這些媽媽們,連計算機的使用都很陌生,課程的困難度比我們想像的還高,因此每天都從早上8點奮戰到晚上9點。


 


機會千載難逢  再累也要努力學


工作到這麼晚,對她們來說應該很少見。第一天發現為了要趕完進度必須延後結束時,協會的行政主任Icaza醫師用精神訓話振奮大家:「妳們的國家、機構派妳們來學是為了要回去幫助國內燒傷的人⋯⋯中華民國政府支付這麼多錢,包括妳們的機票、住宿⋯⋯陽光基金會的人放下他們的家庭跟工作這麼遠來到這,這一切就是希望妳們能把這項技術學會。」這段話我們聽了都好感動!於是,沒有人抱怨得上課上到這麼晚,還一直對我們說:「不好意思,我們都學不會,謝謝妳們的耐心。」


 


第二天,開始有成品穿在小孩身上,大家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每個人都開心地跟小朋友及自己的作品合照。為了提振士氣,我們還教大家伸出手來疊在一起喊台式的「加油!加油!加油!」,逗得所有人哈哈大笑。到了晚上,拿出從台灣帶來的口香糖想讓大家提神,來自多明尼加的Ana一下子放五顆在嘴裡,結果她被薄荷味嗆到流眼淚,最後把口香糖吐出來, 尼加拉瓜的Socorro則說,口香糖的辣可以讓她飛到台灣!


 


每天其實都很疲累,而且課程難、學員挫折、時間拖很晚,這些都讓我們有些沮喪。但每天一早, 學員媽媽們都很有精神的跟我們打招呼,一到教室大家都已就定位,包括翻譯先生及接送我們的司機也從來不遲到。看到這些,心中的沮喪立刻一掃而空,提振精神再度開始教學。


 


以專業助人是最好的外交


課程結束,有個小晚宴,慶祝完成課程,也發給每位學員上課證書。當學員說「我代表巴拿馬人民謝謝你們」,內心真的覺得無比光榮。原本只是單純覺得基金會累積多年的服務要分享,但現在有種為國爭光的感覺,台灣中華民國很棒!


 


跟她們一起努力,一起笑,一起頭昏眼花五天的時間,大家有一種革命情感。所以看到學員「畢業」要準備回家,有點捨不得。但更多的心情是期待這幾天所教的對她們有幫助,她們也能真正的運用所學。


 


雖然課程的難度超出我們預期,但大家的投入以及我們自己的收穫也超出想像。課程結束,其實努力才正要開始;壓力衣的製作技術,必須要不斷的練習,累積臨床經驗才會越來越熟練。這次課程也只挑選了三個部位教授, 很需要後續追蹤大家實際操作的狀況如何,有沒有遇到什麼問題。這些外國學員們都說,很希望我們可以每年去一次,讓他們能不斷更新技術。或許這真應該發展出五年計畫,讓這項服務有個延續性的發展。


 


他鄉遇台僑 ─ 記貼心翻譯Christian


這次尼加拉瓜之行的隨行翻譯,是來自台灣高雄的Christian。他與全家移民至尼加拉瓜十多年,國台語、英文、西班牙文都通,略帶台語腔的國語,讓遠到異地的我們感到非常親切。上課前他認真把所有資料閱讀過,因此對於我們講授的內容有一定的了解;其實他不只是翻譯,是課程中的小老師,當學員老是搞不懂計算公式時,他已經可以幫忙說明。Christian 也是個很細心的人,語言的隔閡讓我們在面對小朋友的不舒服卻無計可施時,他會主動幫忙安撫情緒; 風趣、體貼的特質也讓這群媽媽們非常喜歡他。


 


西班牙文的語調通常是上揚結尾,語氣聽起來就是正向、開心、鼓舞的,加上他們的肢體動作多,說話手勢多, 以及拉丁式臉頰貼臉頰的打招呼方式,這一切都讓人覺得熱情親切。在尼加拉瓜十多年的Christian,也充分流露這樣的特色。

陽光娃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